“三體”登島 有點魔幻

2021年04月02日 09:09
來源:三亞新聞網

年輕的“藍島”團隊,對未來充滿無限期待。就像身後的那麵潔白牆麵,可以描繪多彩的圖畫。

●三體│文字釋義:劉慈欣創作的係列長篇科幻小說。本文代指“三人合體”。

●韓瀟然、任彥博、楊文正│同為河北人,前二人有過海外留學或工作經曆;三人都曾島外創業。

●創業時間│2020年,於三亞後海創辦“藍島戶外”。

“藍島戶外”簡易創業計劃表

■開業時間2020年

■店麵地點海棠區藤海社區藤海二巷

■合夥人韓瀟然、任彥博、楊文正

■總投入

■主營項目戶外運動策劃與輔導,包括海上、陸地並拓展空中旅遊。

■兼營項目飲品、輕食,劇本殺等,以及後續的網絡推廣。

■目前客流日均七十人次+

■目前營收月均3萬元左右,2021年3月下旬已經突破4萬元。

■預計盈虧平衡2021年7月份

(根據采訪記錄整理)

靜靜矗立的、依偎在一起的衝浪板,等待著“浪人”到來。

嘿嘿。

韓瀟然把反戴的NY帽子又向後麵甩了甩,“無意有意的原因都有,總之不可思議。”談起她和兩位河北老鄉到後海創業,“90後”姑娘的調皮不經意露出眉梢。

正是下午兩點,陽光大熱,全神貫注投射到狹仄的藤海二巷。這個時間,“藍島戶外”裏的顧客還不多。任彥博說,到了黃昏去皇後灣的遊客才會漲潮。

趁此空檔,他和韓瀟然對麵而坐,迅速理了理工作上的頭緒。

另一位合夥人楊文正,彼時正在飛往石家莊正定國際機場的航班上——這是他來海南5年以來,第一次回老家。

天上飛的地下跑的,跟門店開張前比,三個先後登島青年的那顆心暫時結束半懸狀態,因為短短幾個月,後海的遊客數量並沒有忽上忽下,春節之後他們的營業額反而更高了。

就魔幻。

●脫歐入“亞”

“90後”韓瀟然,1982年出生的任彥博,都有過在歐洲或留學或工作的經曆。他們與楊文正聚於三亞,緣於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

韓瀟然讀的是倫敦大學,主修財務金融,研究生學曆;任彥博畢業於華北科技大學,專業是企業管理。

學成回國,韓瀟然選擇在北京創業,開了一家互聯網公司,營業範圍與歐洲藕斷絲連。

任彥博從事的也非本門。他有親戚在歐洲做貿易,去玩了一圈,發現那裏的民宿、私人酒莊“非常帶感”,就勢在那邊考了導遊證,做起了東歐定製旅遊,邊逛邊賺錢。

他回國到北京創業,緣自家裏的“警告”:你歲數不小了,趕緊回來成家。

同為河北老鄉,大本營同在北京,兩個人通過朋友相識,時間並不長,走的創業路線也迥異。

相同的是,他們去年分頭來到三亞過春節,隨即被疫情“留”在這裏,一動不能動。得知韓瀟然也在,任彥博問她,“最近幹嘛呢,要不一起找點事做做?”

一拍即合。

再來說楊文正。1988年出生的他,除了合夥人,還有另外一重身份,任彥博的妹夫。

楊文正來三亞的原因,“很暖”。他媳婦,怕冷。

跟著他在北京打工、創業,冬天她要穿加厚棉衣棉褲,裹成熊,也是度日如年。實在寒冷難耐,她跟他說,買一張機票吧,去一個溫暖的地方。

落地三亞那天是2016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其後每年此時,一家人都要“隆重慶祝”,這是他們的“登島節”。

自到三亞,不但“冷”的問題沒有了,夫妻倆“睡不夠”的問題也迎刃而解,“負氧離子含量高的原因吧,在北京總覺得睡不醒,在這裏五六個小時就能睡飽。”

舍棄原有來到三亞,麵臨著再創業。

蓄勢數年,楊文正需要的機會,來了。

天時、地利、人和。

坐在“藍島”外麵,可以吹吹海邊飄來的風,看看藤海二巷的安靜與沸騰。

●“海”選

前前後後,諸多項目擺上台麵,都被一一否決。

既然都不理想,不如換個角度,先尋找適合創業的地點。什麼地點呢?在三亞,必須跟海有關係吧?未來發展潛力同樣重要,二者缺一不可。

去年夏天,他們從崖州灣開始,沿著三亞漫長的海岸線走了一遭,“灣灣”繞繞。

回頭複盤:三亞灣、亞龍灣,商業氣息足夠濃烈,業態繁雜到針插不入;馬嶺、博後,居民生活區體量不大,支撐點少,距離周邊景區還有一段距離……

總結到後海,大家默契地投了絕對讚成票。

任彥博說,後海偏隅於呈上升態勢的海棠灣,又守著蜈支洲島這個大景區,相當於守著一片“金灘銀山”,自帶引流功能;同時,遊客群體呈現“年輕態”,無論是海邊衝浪還是樂居民宿,有了這群消費主體支撐,潛力無窮;還有一點,小村莊保持著海南本土特色,人、物、事,難得純粹。

目標地點確定後,三個人沒有盲目上馬,詳細考察的任務交給了楊文正這個“三亞人”。畢竟,他已在這裏生活5年,一家人的戶口也早落於此。

對於後海的深入體味,楊文正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

清晨5點,上午8點,中午12點,黃昏6點,他分別到海邊和小巷,看看後海的人在做什麼,遊客在做什麼;下午、晚上直至半夜,再挑不同時段去觀察。

“天剛剛亮,夕陽入海之前,但凡有一點天光,就有人在海裏,在浪裏。”在楊文正的視線內,後海的“熱鬧”和活力是全天候的。“下雨的時候,我特地到海邊,人也不少。遊客說正好,雨天不曬。”

周六周日,是楊文正的重點時段,他的考量是人流量與平時的比較,結論是“變化不大”。

除了這些,楊文正細致到研究當地人文曆史。比如後海商圈,有楊氏、李氏和梁氏“三大家族”;他在短時間內和當地人打成一片,得知看著風平浪靜的時候,皇後灣會突然湧起三道浪,俗稱“鬼浪”,是能把漁船打翻的;比如,以前那座山可以登上去,上麵有個燈塔,視角特別好,海棠灣、皇後灣、漁村、蜈支洲島,一覽無遺。

“調查報告”出來,三人拍板:

幹吧。

藍白相間的聖托裏尼風格點綴著“藍島”的每一個角落。這是飲品吧台。

●收房

正合韓瀟然心意。

去年春節前後,她應邀到後海玩耍,拖了一塊衝浪板下水,自此玩上了癮。她的想法是“做戶外”,跟年輕人在一起。

任彥博和楊文正也有此意。

創業項目確定了,下一步是尋找門店位置。

當時的情況是,疫情把人們憋在家裏良久,正需要一個“發泄”的出口。而在此之前,關於後海戶外運動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給予宅男宅女們相當強烈的誘惑力——原來在中國,在海南,還有這樣一個地方,可以恣意縱情。

而且,天藍藍水藍藍,不比國外勝地差。

眼看著後海的遊客量起來了,三個人找房的心情就更加迫切。

後海早沒地方了。

他們談過一個店麵,但距離大海有點遠,位置不理想,算“二線”,便放棄了。但除此之外,再沒看見有轉讓的。那些曾因疫情閑置著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店麵好像突然間自街巷裏長出來,擠滿了後海的每一個角落。

眼尖的楊文正發現藤海二巷一間民房突然貼出“此樓出租”。趕緊撥通電話,聽訊後的房主馬上下樓,沒和幾個人進一步洽談,卻把招租告示撕了下去。

“不想出租了。”房東的心意突變,讓三人懵了頭腦。出於禮貌,房東解釋了理由,他的考慮是,家裏也不差這些錢,房子租出去又是裝修又是改造,操心。

那就再等等吧。

好像最後希望破滅的感覺。三個老鄉有點泄氣。

中秋節前,楊文正收到了家鄉寄來的月餅。他尋思相逢即是緣,買賣不成仁義在,“也有最後試試的想法”,專程從市區開車到後海,將這份“土味食品”送給房東。

這次聊得投機。送他出門前,房東問了一句:房子你們還租嗎?

●“多幾把刷子”

大起大落,望外之喜,雖然二樓沒能一並租下來。

租房合同一簽5年,還可優先續租。房東隻對他們提了一個要求:不得經營餐廳與娛樂場所。

房子在手,店麵的名字也定為“藍島”。

是多輪遴選的結果。藍是大海的顏色,島是海島,聽到這個名字就能浮想聯翩。韓瀟然說,藍色還代表著靜謐和舒適,希望它能成為年輕人在島上遊娛休憩的港灣。

沿著三亞海岸線走下來,店麵裝修什麼風格、室內功能區怎麼分割,三人早已成竹在胸。

走過天涯區馬嶺社區的時候,那股熟悉的聖托裏尼風格讓韓瀟然眼前一亮:白牆藍頂、馬賽克拚貼、原木與石塊,明亮、純淨、優雅,麵朝大海,與天空和海洋融為一體,好一幅海島畫圖。

直接照搬過來。

接待大廳、洗手間、儲物間,在圖紙上分區明確。接下來,就動工了。

從白底間藍的牆麵,到磚塊砌成的吧台,從設計樣式到購買材料到刷牆砌台,三人親力親為,“多幾把刷子的事,人多效率高”。

多幾把刷子——也是他們對於創業的重要定位,單純地做做戶外難以長遠,各自優勢需要發揮。

做過互聯網的韓瀟然負責線上推廣,攜程、飛豬、小紅書、抖音、微博、小程序,能用到的平台都鋪開;

楊文正負責線下,這個他有“雄厚”的群眾基礎。去年疫情剛暴發那會,他見小區內不少人買菜吃力,報名當上誌願者,為其他業主運輸生活物資,現在到處都是“熟人”。加上在三亞居住5年,積累了一些人脈,此刻都可以派上用場;

任彥博“這把刷子”的能量就更玄乎了。去年出不了島,他沒閑著,給社區做團購,自己還做了一個小程序,小區居民得了方便美滋滋的,甚至得意地問附近超市:你們沒團購小程序吧?連我們小區都有。

疫情相對緩和後,任彥博在三亞注冊了一家科技公司,直播帶貨。

北京的朋友提醒他,可以搞一個“直播節”。搞唄,就叫“三亞首屆海南特產直播節”。最多的時候他開過12個直播間,將水果、珍珠、茶葉、椰子酒等列入其中。

完事盤點碼洋,成交了100多單,幾萬元錢還是有的。之所以沒繼續下去,是他有了“無力感”,“如果不是頭部主播,銷量怎樣都不理想,這不是技術的問題。”

所以任彥博並不甘心,“藍島”支起門麵後,他的4人直播團隊也沒完全解散,最近一次做活動,是幫助海棠區政府做推廣。

——凡此種種,任彥博覺得皆可為目前所用,起碼直播賬號攢了上百萬粉絲,這是流量,就看怎樣轉化。

除了潛水衝浪,任彥博同時瞄準了叢林穿越、沙灘露營以及帆船比賽。“海南有特色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就是缺少串連,以後我們要把它們做成套餐。”

“藍島”潔淨舒適的接待大廳,藍色的藍天、大海元素讓人神清氣爽。

●風口浪尖

皇後灣的浪,適合入門級衝浪者,但不代表它虛弱。

海水總是蘊藏著無窮力量。就像楊文正所說的“三道浪”,就是在悄無聲息中,它突然形成了管湧。

楊文正舉了一個實例:前些天一個遊客下水,上岸後發現戴在手上的結婚鑽戒被衝掉了。她還說呢,平時擼下來都費勁,這也沒多大浪啊,怎麼就衝下去了呢。然後自嘲,真是海枯石爛了。

韓瀟然與任彥博選擇留在三亞創業,疫情的因素肯定避不開,兩個人還不約而同談到同一緣由,既能看到如今的風口,還看得到日後層疊的浪尖。

在市場中曆練過的韓瀟然十分敏感。

“這裏可是自貿港。”

她說,既然是自貿港,證明有國家的政策導向在裏麵。政策好,來求發展的人就多,人多機會就多,自然會衍生巨量商業需求。“尤其是後海,別看現在還算風平浪靜,那是在積蓄能量,以後一定會爆火。”

韓瀟然的根據是,網絡上對於後海的不自覺宣傳越來越多,小漁村已經出圈。再過一陣子,或許會誕生一個口號:玩雪去東北,玩水來後海。“當然不是北京那個後海,是三亞。”

對於自貿港和政策,任彥博來三亞之前隻是“隱約聽到一些消息”。直到待了一整個春節假期,把自貿港橫空出世的前前後後通學一遍,腦海裏有了清晰的輪廓。

他觸摸到的海南和三亞,不缺好的產品,但外界並不了解。像椰子油、乳膠床墊這些,都是泰國的產品在搶風頭,看著“心疼”。

隨著好的政策不斷加碼,本島特產走出去隻是時間問題。這正是他用3個月時間嚐試直播帶貨的初衷。“大家都加把勁,事兒就成了。”

楊文正來三亞後解決了“睡眠問題”,精力旺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他步任彥博後塵,也注冊了一家科技公司,但覺得太占用精力,暫時把精力都放在“藍島”這邊。

他不擔心公司閑置,遇到適合的機會,它自然再次啟動,也許會與“藍島”形成互聯,“+時代”,許多事情都是相通的。

從“人不留人天留人”,到幾個月之內選址、開業,韓瀟然、楊文正、任彥博的“三體”組合,充滿“魔幻現實風”——三亞這地方,有一種獨特的力量,讓魔幻變成現實,讓現實裏充滿魔幻。

就連“藍島”聘用的咖啡師,也連呼“不可思議”。因為她來後海3個月,從衝浪“小白”進階成抓浪“高手”,隻是轉瞬之間——

這個地方,到底還有多少“隱秘而偉大”的魔法?

(記者 王鑫 袁燕)

“藍島”開業,三人合體,希望在後海開啟新篇章。中間依次為(左起):楊文正、任彥博、韓瀟然。

●三人行

誰說了算?

“藍島”開門迎客之前,韓瀟然、楊文正、任彥博三人寫過詳細的計劃書,這個不止在白紙上隨意塗抹那麼簡單,是基於認真觀察、調查和走訪後的判斷。

在他們的時間表裏,“藍島”開業9個月要達到盈虧平衡,之後就是利潤,前提是疫情不再大麵積擴散。這是從商業模型的角度計算的數據,考慮到了成本和營收。

韓瀟然說,這也是他們放棄民宿這個創業選項的主要原因,“回款慢。”

現在看,前幾個月平均有3萬多元的營業額,到了3月下旬,這個數字已經超過4萬元,比計劃跑得快。

與阿拉伯數字相比,他們更為看重的是後海乃至三亞、海南的發展勢頭,至少從人流量上說,春節過後不降反增,店裏日均客流量可以穩定在七八十人次。租戶外運動工具的,要求簡單輔導的,喝咖啡的,不斷。

喜是喜在心裏,該冷靜還是要冷靜,畢竟想要長時間紮根,工作仍需按部就班。

三個合夥人有明確的分工——韓瀟然線上,楊文正線下,任彥博抓管理。

至於誰說了算,任彥博說有明確的職責劃分,複雜點的問題,三個人就坐在一起商議。

有沒有意見不統一的時候?韓瀟然說,肯定有,但目前沒啥大事,以後估計會遇到類似情況,“誰負責那一塊,誰來做總決定。”

他們的出發點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像韓瀟然在北京的公司,手底下100多號人,現在才7個。但管理的事全權交給任彥博,他是專業出身,當然值得信賴。

楊文正也覺得這種“條塊分割”並非生硬,而是更能明確崗位職責,每個人都有短期的小目標,萬涓成水終究彙流成河,一起努力便是。

當然真正遇到問題,三個人約好都要各自“跳出來看”,不能隻站在個人角度判斷。

好比任彥博時常走出“藍島”,坐在外麵的塑料椅子上觀察藤海二巷,每天都在發生什麼,盡管它纖毫如毛細血管,並不明顯。

“之前這條巷子沒什麼玩的,晚上就關燈。現在你再看,年輕人來來往往,燈也亮了,不遠處的沙灘上也開了清吧。”他數著種種悄然而至的變化。“春節過去了,依然有許多人來玩,蜈支洲島那邊幾個停車場,全滿。”

韓瀟然喜歡從內在因素看問題。“從創業的角度講,我不喜歡自己認為的‘非正能量選項’。”之前一個朋友的娛樂項目找她入股,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我還是喜歡讀書、健身類的。之前在北京,工作節奏快,每個人都緊張忙碌,照顧不好身體和心情,沒有屬於自己的生活。”她感慨三亞大環境的“舒適”,“所以要做健康的人和健康的事,才對得起這裏的環境。”

任彥博幹事創業激情滿滿,因為有了這個平台,已經產生了很多合作的機會。“前麵有個大樓在裝修,他們要搞海上運動的項目,還計劃做一個‘慕尼黑啤酒文化街’,向歐洲口味看齊,準備跟‘藍島’合作共同推廣。”

“據說他們的精釀啤酒要開發50多種口味,50多種。”任彥博特意加重語氣,說這就是三亞和後海潛力和前景的體現——

“其實生意好不好,我們說了都不算,市場說了算。”

(王鑫 袁燕)

總策劃/吳鍾斌 盧巨波

執行/陳太賢 張雪鋒

版式/楊智宏

三亞傳媒影視集團出品

責任編輯:梁秋楓
三亞傳媒影視

集團媒體矩陣
客戶端
日報微信
廣電微信
日報微博
廣電微博
相關新聞


    • 習近平“典”論文明多樣性|一花獨放不是春,百 ...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
    • 第六屆三亞國際文博會今日開幕
      第六屆三亞國際文博會今日在三亞市天涯海角國際會展中心開幕。
    • 三亞文博會十大展區和主題活動亮點紛呈
      備受關注的2021三亞文博會今天在三亞天涯海角國際會展中心開幕。本屆三亞文博會設有10大專題展、16大分會場,有42家各國駐華機構和在華外企、19個國內省(區)市政府展團、10家國家一級博物館和眾多國內知名文旅集團聯袂參展,展出近5萬種文化精品。
    • 電商直播培訓進鄉村 三亞農民幹起直播“新農活 ...
      12月22日晚,為期7天的電商直播培訓在吉陽區榆紅村接近尾聲,經過幾天的培訓,來自該村的50餘名村民已經掌握直播賣貨的技能。
    • 三亞崖州灣科技城深海科技創新公共平台項目加快 ...
      12月23日上午10時許,涼風送爽,在中建六局三亞崖州灣科技城深海科技創新公共平台項目(以下簡稱“深海科創平台”)施工現場,機器轟鳴,塔吊運轉,500多名工人正各司其職幹得起勁。


    • 首屆中國美人魚表演賽 見證新興水上運動蓬勃發 ...
      21日至22日,首屆中國美人魚表演賽在此上演,賽事火熱的背後,是一項新興水上運動在國內的蓬勃發展,也是中國文旅體育產品不斷提質升級的例證。
    • “旅遊+公路”串起鹿城最美風景線 一路山海一 ...
      目前,隨著“國家海岸一號風景道”海南環島旅遊公路建設項目的不斷推進,三亞海棠灣、皇後灣、亞龍灣、太陽灣、大東海、三亞灣、紅塘灣、崖州灣……就像珍珠一樣串起鹿城最美風景線。太陽灣路位於亞龍灣旅遊度假區內,這條深藏在亞龍灣與太陽灣的公路,一邊是山,一邊是海,短短6公裏的長度,卻讓人感受到山海相依的壯麗秀美。建設中的海南環島旅遊公路海棠灣段。
    • 無風無浪飛多高 板上練習水上漂
      12月10日,由三亞CBD園區企業海南小鯊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鯊魚科技”)聯動美亞旅遊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亞航空”)打造的三亞海空驛站正式落成,當旅遊遇上科技,在無風無浪的海上你也可以“浪到飛起”。此次小鯊魚科技與美亞航空聯合在三亞灣美亞水上飛機中心共同打造的三亞海空驛站,集人工智能硬件產品展示、水上飛機低空飛行、水麵新能源智能衝浪、人工智能無人機拍攝、海上應急救援等功能服務為一體。作為唯一以郵輪遊艇產業為主導產業的海南自貿港園區,三亞中央商務區積極圍繞《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要求,推進遊艇產業改革發展創新試驗區、郵輪旅遊試驗區等建設,通過精準招商引資、加快項目建設、優化營商環境、打造創新旅遊產品等多舉措,積極推進“海上經濟”升級轉型。
    • 第25屆中國·三亞天涯海角國際婚慶節浪漫啟幕 ...
      “尤為值得關注的是今年的這一場中式婚紗秀,我們希望借此傳播中國傳統婚禮的文化,讓更多的年輕人了解傳統婚禮,推動傳統文化的複興。今年8月,2021第25屆中國·三亞天涯海角國際婚慶節組委會麵向全國招募新人,不限年齡、不限職業,經過報名和確認,有25對新人參加今年的天涯婚典。”三亞旅遊文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三亞市天涯海角旅遊發展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鄭聰輝表示,希望通過天涯海角國際婚慶節25年的努力,進一步推動三亞婚慶旅遊產業轉型升級和持續發展。
    • 三亞有軌電車示範線方便市民遊客出行
      11月22日下午,三亞有軌電車友誼街站,學生、市民和遊客在上下車。

  • 關於三亞新聞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投稿中心 |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版權聲明 | 聯係我們
    Copyright © 2019-2021 www.srxhgx.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亞日報社 版權所有